东方足球巨人睡狮渐已醒砺剑国足重梦辉煌

那一年,战火纷飞,民不聊生。那一年,东亚病夫,亚洲睡狮。但是那一年,中国男足,铁骨铮铮,屹立世界足坛。

中国历史上还有一支“铁军”,他们当年的名声比叶挺率领的独立团名声更大,他们就是第一代中国足球队。

这支最先的中国国足将在未来的20年里取得骄人成绩,彻底踢翻“东亚病夫”的耻辱招牌,甚至让海对面的日本人尊敬不已。再现了老一代足球前辈曾经光辉岁月,定格几代人走过的热血之路,青春之路。

100年前中国足球曾称霸亚洲,球史上最辉煌的一页。辉煌年代的中国男足:对日本队保持17年不败 ,还涌现李惠堂被称为世界五大球王,其动敏如水,其速迅如风,率中国足球驰骋足坛二十五载,足迹遍及亚、欧、澳洲,多次率中国足球队参加奥运会、远东运动会等国际性比赛1000多场,进球1860个,获近百枚奖章和120多座奖杯,创下六连霸远东运动会的骄人成绩,堪称世界之最,为中国人民争了气。

对于那些关心国足的球迷来说,一路见证国足的成长,回忆我们最辉煌的曾经,回忆带着我们在未来飞翔,一路颠簸,一路飞跃,虽然国足往往总是以各种失败而告终,但球迷依旧相信只要国足不放弃,总会迎来辉煌的那一天,有如阿拉丁神灯,让曾经的辉煌恒耀。

1913年,当欧洲正笼罩在列强博弈的阴霾之中时,遥远的亚洲发生了一件在政治上不大不小,但在体育界影响深远的重大事件——第一届远东运动会开幕了。

1913年,当时正是北洋时期我们没有专业的足球运动员,政府紧急从民间召集足球队员,他们来自于各行各业,有驾驶员,有工人,有大学生等,整个北洋时代军阀混战民不聊生,这些足球队员比赛的时候集合在一起,平时从事各种职业养家糊口,但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支杂牌军会驰骋亚洲足坛十年之久。

但是这支队伍实力不俗,1913年到1934年,远东运动会一共举办了十届,中国国足除在第一届由于组队仓促而屈居亚军之外,其余九届,全是冠军。甚至在决赛中,打出过5:0日本这样的大比分胜利。那个时候,是不存在什么“恐韩症”“恐日症”的。

1934年5月,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体育馆的足球场上,中国队和日本队正在进行激烈的对决。背负国耻家仇的中国队员面对强敌日本队时内心激昂越战越勇,队长李惠堂在中日两队3比3平僵持不下的时候一脚破门得分,全场顿时掌声和喊叫声雷动,在场的华人华侨高喊中国必胜。很多人感动的泪流满面,因为这场比赛中掺杂着太多的民族感情,在日军步步紧逼国破家亡的时刻一场胜利一句中国必胜的口号有多么的振奋人心!这是第十届远东运动会,中国足球队包揽了九届的冠军头衔,一支杂牌军取得如此的成绩真的堪称奇迹。

从1913年起,中国男足出战10届远东运动会足球赛,夺得了9次冠军,对日本队更是保持17年不败,号称“中国铁军”。特别是领军人物李惠堂,被誉为“远东一代球王”,后来还曾被评为与贝利等人并列的世界五大球王。

1936年,德国柏林奥运会向中国足球队发来一份邀请函,希望这支亚洲最强的足球队能够出现在欧洲的球场上,参加这趟比赛需要花费20万的港币。大家都知道当时正是中日交战之际,政府将绝大多数钱投入到抵御日本侵略的战争中,根本没有闲钱保障运动员参赛,并且当时的运动员也都是四处打工的工薪阶层自己无力承担这笔费用。就在大家为放弃参赛而惋惜不已的时候,一个让人气愤的消息传来-日本足球队决定参加这届奥运会,队长李惠堂当即决定我们不但要参加这届奥运会,而且要告诉世界我们不是东亚病夫。

1936年4月,这支被国人寄予厚望的球队搭乘邮轮前往香港,踏上了通向柏林的征途。为了实现征战奥运的梦想,球队决定提前两个多月出发,先到东南亚各国进行表演赛,募集路费作为参赛费用。在卖艺般的巡回比赛中;球队取得了24胜3平的不败战绩,共筹得近20万港币。

实际上在比赛中,中国球员为了国家的荣誉拼尽全力,在大多数时间里并不落下风。

比赛开始后,中国队迅速掀起一波进攻浪潮,把英国队打得疲于应付,观众席上也惊叫练练。中国队员首先攻破了英国队的大门,观众席上发出一片欢呼声,就在中国队员准备拥抱庆祝的时候,裁判却做出判罚中国队员越位在先进球无效。紧张刺激的上半场结束,中国队和英国队0比0战平。稍作休息后下半场开始,中国队再次掀起进攻的浪潮,可惜由于队员接连出现体力奔溃瘫倒在地的状况,中国队被迫进入防御。最终,英国队凭借体力优势战胜中国队,中国队以0比2的比分被淘汰出局,但是中国队的实力让欧洲国家为之震惊。欧洲媒体普遍认为中国队输球是因为体力不支,并非技术不如英国队。

由于体力不支而在最后10分钟连丢两个球。当时许多报纸都认为,中国足球水平绝不亚于欧洲各国。之后,法国世界杯给亚洲唯一一个名额中国代表,

被淘汰出局后,中国球队又转战欧洲各国,以再次筹集路费回家,不过这次他们已得到了整个欧洲足坛的尊重。回国途中,球队先后访问德国、法国、瑞士、奥地利、荷兰及英围,共进行了9场足球赛。在法网比赛时,他们与著名的巴黎红星队2比2战平。

1923年,李惠堂作为南华队主力前锋远征澳大利亚。赛前,澳洲一家报纸登出一幅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的中国球员漫画,藐视和污辱中国队。南华队一举击败澳队,李惠堂包揽三球,获澳洲政府颁发的金质奖章,当时报刊登出“万人声里叫球王,碧眼紫髯也颂扬”。

1930年,李惠堂返回香港。1934年率中国足球队参加菲律宾第十届远东运动会,蝉联冠军。1936年8月,李惠堂率中华足球队参加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这是中国足球队首次挺进奥运。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可以说是我国足球史上最辉煌的一页,不仅创下六连霸远东运动会的骄人成绩,还涌现了叱咤风云、光耀世界的亚洲球王李惠堂。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中国落后挨打、任人宰割的情况下,出一个迸发着勇敢、强健和力量的生命活力的大球星,是多么难能可贵,可喜可贺。

1948年,李惠堂宣布解甲挂靴,获得英国足球总教练的文凭,创立香港华人足球裁判会,连任六届主席。同年5月,率队参加伦敦第十四届奥运会。1954年,亚洲足球联合会成立,担任秘书长、副会长。1965年当选为国际足联副主席,成为在国际足联获得最高职务的华人。1976年,与贝利(巴西)、马修斯(英格兰)、斯蒂法诺(西班牙)、普斯卡士(匈牙利)并列被评为“世界五大球王”。

昔日绿茵成王,瞬间也永恒。当年的国足有多强?“全亚洲第一”战绩27场24胜3平!民国时期的中国足球队为中国足球的兴盛开了先河。

1913-1934年,中国国力羸弱,可以说国不强民不富,为什么足球却称霸亚洲20年?我们从李惠堂先生那一代足球人参加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经历可窥斑见豹。

回顾一百多年前中国足球曾经的辉煌,我们不禁要问: 在当时积贫积弱的中国,为什么男子足球队能够异军突起?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

首先是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打日本就来劲,这种强烈的争取民族独立的热血情怀能够凝聚人心、振奋精神;甩掉“东亚病夫”帽子的民族自尊心是这支国家队最强大的内在驱动力。可以说,爱国主义是体育比赛最大的精神动力。爱国主义精神缺位,比赛就没有斗志、没有灵魂,队员就不硬气,队伍就软弱涣散。

再看当下国足精神有没强者面前自惭形秽,唯唯诺诺,一幅奴才样子;弱者面前夜郎自大,盛气凌人,一幅唯我独尊的样子。这种精神在不少人心里都有。国足把耻辱石立在大年初一那一刻输掉越南,就把这种精神完全展现出来了,淋漓尽致。

其次,爱国主义情怀促使队员们自醒自立自强。彼时中国足球队的队员都是穷孩子,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没有费用自己挣,没有尊严自己争。这些穷小子们在场上可以通过拼命获得成绩和尊严的同时,也能挣出自己的饭钱和房费。不拼命,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运动员就有了狼性。

入选国家队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四有军人”的标准,即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凡是进入国家队的队员,奋斗目标只有一个,就是为国家的荣誉而战,国家的荣誉高于一切。

不要沾染“娇骄二气”和“铜臭气”,不要好大喜功,要有自己的拳头部队,要有自己的杀手锏战法,要有应对各种复杂多变局势的预案,要有在逆境中崛起,誓死不降的风骨,要进行更加苛刻的训练。

因为,球场虽然如战场,但战场又不同于球场,球场上允许有冠亚军之分,战场上,你死我活,除了冠军别无选择。

反观今天球场上的足球运动员,身价动辄千万、亿万,那腿是亿万富豪的金腿,还不好好保养?能干那些拼命的粗活累活脏活?一旦受伤,俱乐部比赛几个月上不了场,损失少说也得几百万,这个账人人会算。所以,有球迷总结得好:球员在俱乐部是拼命踢球赚大钱,在国家队是小心翼翼别受伤。

天津天海的悲剧不会是中国足坛独有的,但却真实揭露了足球在中国的形象——一颗永远也不会被热情炼化的金元宝。2018年末,丁香医生以一篇名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将天津权健公司推上风口浪尖。权健公司涉嫌传销,集团资金被冻结,束昱辉锒铛入狱。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昔日用金钱堆出来的强大阵容作鸟兽散,帕托、赵旭日、王永珀等核心球员相继离队。俱乐部失去了权健的庇佑,更名为天津天海,由天津足协暂时接管球队。2019年一整年,除了保级成功的喜悦之外,天津天海几乎都被蒙在一层随时面临分崩离析的阴影中。讽刺的是,作为中超第一支主动变更为中性名称的俱乐部,天津天海为所有人演示了中超球队不依附于企业的下场。中国足协冠冕堂皇地为众球队指了一条明路:去除企业冠名,培育自身品牌,立足青训自力更生。然而,当深陷泥潭的天海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时,中国足协终究还是置它于死地。2020年3月5日上午,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发布《关于拟对外零元转让天津天海俱乐部全部股权的公告》。

第三,中国足球队的风格应该走“技术派”而不是“力量型”路线。一百多年前的国家男子足球队22名队员中,香港、广东球员常有15名左右,还有来自印尼、菲律宾、马来亚的“归化外援”,是典型的“技术流”。技术派打法,是那个时代中国足球队驰骋亚洲20年的重要基础。

当上国足我们的球员传球传不到位,于是不敢大胆转移、输送。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回传,想一想,总回传的球队哪有进球的机会?

由于盘带技术不过硬,于是不敢大胆地穿插切入,只能近距离倒脚,结果,倒来倒去就把球给倒丢了。由于缺乏临门一脚的硬功夫,于是即便机会来了,也把球踢飞了。因此,说一千道一万,关键是要练好基本功。

1936年柏林奥运会,虽然中国男子足球队以0:2负于“力量型”打法的英国,但整个上半场我们占据着一定优势,且进过一个有争议的点球。1960年, 同样以“技术型”打法著称的中华台北足球队在罗马奥运会上,虽然以2:3输给夺标热门英国队,但场面上并不难看,还给人势均力敌的感觉。

当下国足失利给人启示是,一定要练好过硬的单兵技术,不要好高骛远,不要被一些花里胡哨的新名词所蛊惑,要扎扎实实地练好手头基本功,掌握一些一招制敌的独门绝技,这样,在战时才能真正做到“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近30年来,中国足球一直在“技术型”和“力量型”打法之间游移不定,反观曾经被我们摁在地下蹂躏的日本队却坚持“技术型”打法不动摇,几十年如一日,终成世界级足球强队。黄种人的身体特点决定我们不能跟人拼力量,两天前我们以1:3输给坚持小快灵“技术型”打法的越南,也从侧面说明了选择“技术型”的必要性。

今天,我们祖国进入最好的历史时期,足球运动员的生活训练条件,应有尽有,是李惠堂年代无法比拟的,但在技术水平所处的国际地位,却也难与李惠堂相比,反差甚大。

1912年,李惠堂随母回五华的“联庆楼”居住,生性好球的他,坚持每天上学和放学回家的路上都盘球走路,球技也日趋娴熟。他回忆说:“因为足球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魅力,时时吸引着我,使我在课余时间,全部沉醉于足球之中。”

说起李惠堂儿时练球的故事,不得不提联庆楼正屋右侧和右横屋墙上的“狗洞”。他常用柚子当足球,在联庆楼前的草坪练习,而这狗洞则成了射门的目标。当地人至今仍津津乐道:世界球王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国体育报推广徐福生的儿童足球训练108例,即108套从世界明星的闪光技术提炼出来的训练法,引起了当年李惠堂的教练余衡之老先生的关注。一次在先农坛看完108例训练录像,余老先生对北京体育科学研究所所长马健行说:徐福生的108例反映了当今世界球星的尖端技术水平,能够在短时间内让小学生掌握,中

国足球很有希望。接着,余老介绍了当年李惠堂球在脚下而几个洋人抢不走的情景和“卧射“破门的绝技,感慨地说,中国足球也有能人,当年李惠堂的水平就是国际的高水平,徐福生108例培养出来的小孩可以眼睛不看球就能带球过人,这也是儿童足球的国际高水平。我们应该重视自己的经验。

“我们不是因为有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只有坚持才可能有希望。”惟愿中国足球选好人、走对路,卧薪尝胆、砥砺前行。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重振雄风、重拾梦想、再塑辉煌。

在中国体育项目中,足球无疑是被众人吐槽嘲讽最多的一项运动,但是中超巨星依旧争先恐后的加入受世人唾骂的国足,即使卑微也在尽自己绵薄之力,或许短期难以看到更好的效果,但是只需要这种意志能够永久传承下去,终究有一天会屹立于世界之巅。

希望不久后国足能重拾信心,像民国的老前辈一样为国足增光添彩,以崭新的姿态再战世界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