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论|我在珠峰完成一块“拼图”

62年前的今天,中国人首次登顶珠穆朗玛峰——第一代登山人拼尽全力,让五星红旗飘扬在珠峰之巅。

62年后,今年的5月4日,珠峰科考,再次登顶——如今的登山者,也是科考者,2017年启动的第二次青藏科考,在这里迎来高潮。

登顶,是全民见证的高光时刻;背后,又有哪些创造历史的巅峰使命?科考归来,中科院院士朱彤一脸“高原红”,接受了央视新闻《相对论》记者庄胜春的远程采访。作为珠峰大气与人体健康科考分队的负责人,他说,每一次攀登,都是在努力完成一块有关未来的“拼图”。年近60岁的他,虽然这次只能前进到海拔6000米,却也有了更“高”的目标。

5月4日凌晨3点,“巅峰使命”珠峰科考队从前进营地出发,开始登顶。队员们每人负重15公斤,于中午时分,将自动气象站背上了海拔8830米。

珠峰大本营,阵阵掌声响起,科学家们举着手机拍照录像。直播画面里,队员们为了拼接连线,零下二十多度摘下手套,抓住时间窗口,加紧操作。朱彤看着,兴奋又心疼:“虽然气象站已经模块化,设计得很简单了,但如果未来有可能再简化,会更好。”

我国珠峰科考,由此突破了8000米海拔大关。除了气象站,科考队员们还首次在峰顶利用高精度雷达测量冰雪厚度、采集冰雪样本……“这些可能都是人类以前从没有实现过的,突破了我们过去很多观测和认识上的局限,这就是我们讲的——什么叫前沿。”

上世纪70年代,我国开启第一次青藏高原综合科考。那时,珠峰上的物资运送只能靠人力或牦牛,野外科考时,学生们只能依靠三大件——地质锤、罗盘、笔记本,老师才能用上照相机、气压表。

如今,在海拔五六千米,直升机载人运货不成问题,“以往走一天的路,十几分钟就到了”。朱彤还带领小分队,在珠峰大本营首次释放了由我国自主研发的臭氧探空气球,“有了我们自己研发的仪器,就可以实现定制,因为我们要做的,是一些前人没做过的事。”

朱彤说,如果说第一次青藏科考是“从0到1”,证明了我们“能够做”,如今的第二次青藏科考,“证明我们不仅仅能够做,还能起到引领作用。”

朱彤今年即将迈入60岁。这次珠峰科考,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到达海拔6350米。最后虽有遗憾,却也到了6000米。他每天负重“拉练”,徒步穿行于珠峰大本营与绒布冰川间。

这,是极高海拔地区的生理适应科考研究。为的是观测不同海拔、臭氧和缺氧协同作用下,会对人体产生哪些动态影响,日后也许能为更多科考队员、援藏干部上高原降低风险。朱彤自己,也是被观测对象之一。

回到北京的朱彤,脸上还带着“高原红”。“很多人都好奇您60岁了,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去参与这个实验?”央视新闻《相对论》记者庄胜春问。

“是这样,我还没到60岁,我还差几个月。“朱彤笑着回答,不失“严谨”。“自己亲身参与的话,才会发现这里面可能有很多可改进的地方。比如,亲身抽了血样,才能感受到补充一些葡萄糖水,会让身体更加舒适。”

“珠峰有太多未知的东西。我们在2001年去珠峰之前,并不知道珠峰的臭氧浓度会这么高。所以,我们在看全球变化的时候,不光要在家门口测,还要到气候变化敏感的地方,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到南极、北极、‘第三极’,这可能对我们认识地球更为关键。”

1999年,不到37岁的朱彤从海外回国。2001年,就开始了对珠峰的研究。20年过去了,再看青藏高原,再看珠峰,朱彤说,“我们的眼光不一样了”。

“我们讨论的生态系统安全、生物多样性、人类活动影响都与青藏高原关系密切。青藏高原蕴含着大量资源,这些资源未来能否为人类所用,怎样在人类活动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以系统的眼光全面把握它、保护它,是未来面临的更大挑战。”在朱彤的眼里,臭氧的研究、人体的监测……这些空白的领域,都是青藏高原研究中的“拼图”。

“这个野心我原来是没有的,但这次能到海拔6000米,以后也许能到6350米、也许能到7000米……不敢想象的这些目标,都是有可能的。”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上海本土阳性感染者总体呈现波动下降的趋势,社区传播风险已得到有效遏制。”5月1日上午,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对本轮疫情给出最新判断。[详细]

她是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式中国代表团旗手,也是中国队的“第二金”。[详细]

去年,治疗脊髓性肌肉萎缩症的诺西那生钠注射液,从70万降价到3.3万,引发全网关注,药品和高值耗材的“以量换价”也再次成为全国两会关注的焦点。降幅如此之大,定价底气何来?[详细]

关于我们信息声明诚聘英才广告服务纠错热线中国西藏网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E-mail: xi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京(2022)000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