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老师甄颖 想教给学生更多技能

世界飞盘联合会(WFDF)每4年举办一次世界飞盘锦标赛及世界俱乐部飞盘锦标赛,每两年举办一次世界青年飞盘锦标赛、飞盘全能赛等赛事。同时,团队飞盘比赛项目从2001年起就是世界运动会最受欢迎的比赛项目之一。在国内,2019年起,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将飞盘赛事列入每年的办赛计划,包括全国飞盘锦标赛、全国青少年飞盘锦标赛、城市飞盘锦标赛等。各地方俱乐部、协会也会不定期举办俱乐部之间的交流赛。

甄颖当时是北京体育大学的研究生,即使在准备硕士论文答辩最紧张的时候,她也没有停过飞盘活动,反而把它当成放松心情的重要方式。

大学期间,甄颖因为专项课程而接触到飞盘。研究生毕业前,成为体育老师的她,因为学校安排代上飞盘课,再次接触飞盘并喜欢上了这项运动。

7年前,甄颖入读北京体育大学,因为飞盘是专项课程,学习户外运动专业的她第一次接触到了这项运动。甄颖说,当时飞盘只是户外运动专业课的一部分,也只在学期中开设了短期课。

甄颖性格内向,喜欢独处,大学期间一直喜欢攀岩等个人项目,飞盘只是需要完成的课业,她并没有想过进阶或者在这个项目上有所发展。所以,完成飞盘课程学习后,她基本没再参加过飞盘活动。

今年2月,即将毕业的甄颖提前找到了工作,成为北京一所学校的老师。作为实习老师,甄颖没有想到的是,学校给她安排了飞盘课程的代课任务。虽然之前学过飞盘,但在甄颖看来,她并不想吃“老本”把一些基本的东西教给学生,而是想让学生尽可能多地学习和了解飞盘。

因为这样的想法,甄颖觉得自己应该掌握更专业的飞盘技能。于是,她通过在飞盘文化公司任职的老同学,认识了伙伴俱乐部负责人、北京飞盘圈“大神”级人物张坤。

在张坤的指导下,甄颖对飞盘有了新的认知。她发现,通过玩飞盘,和身边人共同进步是很有意思的事。同时,俱乐部每一个人从教练到老手、新玩家,整个团队氛围非常好。更让甄颖没想到的是,她真的喜欢上了飞盘。

之前学过,甄颖快速找到玩飞盘的感觉并不难,但与高手比赛时,她才发现,自己的飞盘技术、尤其是传接盘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为了把学校的飞盘课教好,也因为喜欢上了这项运动,甄颖今年4月自掏腰包2600元,报名参加了一个8个课时的飞盘专项提高训练营。她介绍,这个训练营每周上一次课,每次3.5个小时。每次上课,教练都会针对每个学员存在的问题、需要提升的技术进行很详细的讲解。尽管因为特殊原因,甄颖目前在训练营只上过两次课,但她觉得,自己在专项训练上已经有了非常大的提升。

除了专业训练营的课程,甄颖平时也会花很多时间练习飞盘。“算上参加的飞盘活动和比赛,一周玩飞盘的时间基本会在三到四次。”甄颖说,身边有越来越多的朋友也喜欢上了飞盘,她也会教他们一些基本技能。

有时候,身边朋友凑不上局,甄颖会找比较成熟的俱乐部去玩。甄颖说,按一周参加三四次活动算,固定费用最少也要400元,可能还有一些其他费用。

除了学生和老师的身份,甄颖在飞盘领域还有另一个角色:伙伴俱乐部旗下来福队的队长。

说起来福队组建过程时,甄颖直言,当时有很多飞盘队伍邀请她加入,但她想先提高自身水平,再考虑入队的事。“后来,坤哥(张坤)跟我商量组建一支新队伍。因为两人观念契合,我就答应了。”今年4月,来福队正式成立,甄颖任队长。

来福队成立后,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管理人员少、工作又需要很强的专业性。比如,要匹配与队长性格或者处事风格相似的教练、选拔队员等。在一些资深人士的帮助下,来福队逐渐走入正轨。前不久,他们参加了组队以来的第一次比赛。

甄颖说,因为组建队伍,她对飞盘有了不一样的感触。组队前,她觉得在场上自己得分或完成助攻是最快乐的事,但拉起一支队伍后,个人得分已经不再重要,而凝聚团队的每个人,让大家在赛场上或者赛场外向着一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则更有意义。

对于来福队的发展,甄颖寄予厚望。“希望会越来越好。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参加一些比较专业的赛事。”甄颖脱口而出。当然,她也非常理性,她说,这是一个需要踏踏实实的过程,可能会比较慢,但总有一天一定会实现的。

甄颖说,自己之前有一些“社恐”。刚玩飞盘时,需要和不同的人接触、交流,因为不太爱说话,甄颖总是感觉很被动。

想要继续玩下去,就要与队友配合好,甄颖要做的是先主动跟别人打招呼。后来,在飞盘比赛中,甄颖开始与很多玩家打招呼、在场下与队友一起复盘场上的表现。慢慢地,她发现自己在跟别人交流时已经不再紧张和恐惧,甚至喜欢上很多人一起交流的氛围。

除了通过飞盘认识更多的朋友,如今,在甄颖的生活中,飞盘也成了她最好的朋友。在她看来,如果长时间没有玩飞盘,就像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没了消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