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与搏击》杂志:功夫不能承受之重

对中国功夫成色的又一次考验降临了。泰拳高手蓝桑坤跑来南少林,加入门下,得了一个叫做“法坤”的法号,并点名要与曾经击败自己的张开印一战,还说自己要竞争做中国武术的总教练。张开印自己师出北少林,这一下子似乎平白多了一个泰国师弟。

不过,功夫界似乎没有谁欢迎这个不速之客。大家心知肚明:与蓝桑坤的交战一下子就上升到荣辱的高度:“荣”的成分不多,以武术比赛在如今国内的关注度,打赢了长不了太多志气,你还得一个劲地跟大众解释这个蓝某人是如何的了得,如何英名一世,而万一打败了,受到的“辱”却是实打实的。就这个角度而言,蓝桑坤实实在在地将了我们一军——不是将在中国功夫的徒有虚名上,而是将在它那格外脆弱的自尊心上。

不管人们对蓝桑坤此举背后有多少猜想,联系MMA运动在各国的开展,都可以发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那些数一数二的职业搏击手若是不经常露脸打比赛,是很难保持自己的宝座和声名的。搏击不像写作,少数作家出了一本叫好又叫座的书,就可以靠它吃一辈子;但凡是搏击强手,个个都坐在火山口上:布洛克莱斯纳尔、凯恩维拉斯奎兹红极一时,但两人的金腰带都没能系多久,弗兰基埃德加必须同梅纳德连番苦战,证明自己在本级别里的第一人地位不是侥幸所得。一个选手取得的荣誉越大,名望越高,他所隶属的赛事以及其他组织就越是会想尽办法给他找更强的对手。

但这种国外通行的惯例,到中国却受了阻。在本期《功夫与搏击》为蓝桑坤“踢馆”一事做的讨论专题中,敖海林说了句有点刺耳的实话:“最恐怖的恐怖片是鬼从头到尾似乎都要出来但一直就没出来,功夫高手也一样。”也许,中国功夫背的历史和文化包袱是年轻的MMA运动所不能想象的,也是虽然古老、但没有那么多神秘光环的泰拳所难以理解的。现在在中国,练散打的也好,练自由搏击的也罢,多少都以“功夫”神话的代表人和捍卫者自居,也因此多少都有点“输不起”。

我们决不随意责备这些碍于各种原因不出战的选手们,我们知道他们干这行有太多难处。我们只是替他们的尴尬处境感到不值:哪怕他们能像国外同行那样,打不出来就搞点副业,拍个电影、创个服装品牌、开个训练营之类,倒也是一件好事,可他们偏偏又很少这方面的空间。他们背了不该背的负担,又很难得到理应得到的机会。

《功夫与搏击》创刊快一年了。遥想创刊号上我们的编前语:“打出一个中国功夫”,用一个“打”字寄托我们的期望。现在看来,事实与期望之间还真有不小的距离。眼见春天将近,堆在武术人身外和心中的坚冰,是否能有所消融呢?

北京时间2010年12月19日凌晨,美国著名的社交名媛、希尔顿酒店集团继承人帕里斯希…